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大型活动 > 伟大历程 >

说说我的三个党员舅舅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8: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文字类铜奖作品    
作者:金建华   推荐网站:中国网

    我母亲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也就是说我有四个舅舅,除了三舅是个被国民党抓壮丁半路逃跑时左脚受伤成为残废以外,其余三个都是解放前入党的老共产党员。小时候,我家的亲戚中共产党员特别多,我还以为大人们都是共产党员呢。懂事以后才知道,共产党是一个组织,共产党员是这个组织中的成员,只有先进分子才能进入这个组织。为此,我更加佩服我的几个舅舅,觉得他们很了不起。

    三个舅舅做了一辈子共产党员,却没有一个能够当上官。他们兄弟几个,有两个都是生产大队长,一个是小队长。其实,大队长并不大,只是现在的村长那么大,现在的村官有工资还有各种补贴,那个时候的大队长是记工分的,出勤一天拿10个工分,当时的农村完全依靠农业,没有其他产业,一个工分差不多只有三分钱,这就是大队长的待遇。而小队长呢,他是不能脱产的,每天必须和农民们一起开工和收工,起早贪黑,同工同酬。

    大舅舅名字叫做童金凤,他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属于不修边幅的小老头。他个头不高,头发稀疏,满脸皱纹,好象还有一点驼背。尽管他外部形象欠佳,但是,他却在他做上门女婿的地方不仅加入共产党组织,解放后还被当地群众选为生产大队长。别看他个头小,身体条件差,但他扶犁掌耙、播种育苗样样内行,在当地没有人敢和他比。最为重要的是,我大舅舅作为大队长,没有一点官架子,全大队六个生产小队的所有困难户,他每个月都要亲自登门问寒问暖,送粮食送食用油,他的外号叫做“及时雨”,不难理解,他在困难群众的心中是多么的重要。小时候,我母亲经常带我和姐姐到大舅舅家去,本来,他家里人不多,他和我舅妈没有生孩子,但是,每次我们都看到在他家里吃饭的人却很多,原来,这些“贵宾”都是他家附近的五保户。

    大舅舅的家非常简陋,只有一张床铺四把椅子,两条长凳子,一张三条半腿的吃饭桌子差不多是经历了百年之久的“传家宝”。被油烟熏黑的墙壁上,贴满了省、地区、县有关部门发给他的奖状,都是“优秀共产党员”、“模范党员”、“先进党员”之类的称号。每当我询问舅舅“您怎么这么先进啊舅舅”,他总是眼睛咪咪地笑着对我说:“其实,我只是比别人多干了那么一点点,群众硬是要评我呀!”看得出,舅舅在说话的时候。心里有一种非常自豪的感觉。我到部队以后,大舅舅经常写信询问我的情况,问得最多的是有没有立功?有没有入党之类的事情。他还经常教育我、嘱咐我“树活一身皮,人活一张脸,要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共产党员不是皇上赐给的官位,也不是拿来炫耀的金字招牌,对党不真诚的人不要入党,吃不了亏的人更不要做党员。”当部队把我立功的喜报送回家时,我的大舅舅高兴得老泪横流,并且来信夸奖我是他的好外甥。

    二舅舅童声汉今年九十高龄了,是一个1948年入党的老党员。记忆中的舅舅,在当地群众之中是一个非常有威信的人。说他有威信,并不是因为他个性倔强而老百姓怕他,他的威信是建立在他长期以来坚持与群众打成一片,急群众所急,帮群众所需,一辈子帮助别人而不图回报的基础上的。他也曾经担任过农村的生产大队长,职务不大,时间不长,可是,这个职务却成为他终身的称谓,人们不论男女老幼,见面时都会亲切地称呼他为“童大队长”。

    从小我就非常崇拜我的二舅舅。他是一个身体强壮,浓眉大眼,走路威风凛凛,说话铿锵有力的男子汉。小时候,我比较调皮,二舅舅是唯一为了我的事情和我母亲吵架的人,他说我母亲太溺爱我,坚决反对我为了朋友而不顾后果的所谓义气。虽然他对我要求很严格,甚至有点苛刻,但我一点都不会害怕他,因为他是一个以理服人的人,总是根据我的理解和接受能力与我对话,用启发和激励的方式,激发我的自觉性。他虽然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可是他的语言天赋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管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调解群众纠纷的时候,他说话总是入情入理,恰如其分,有时候还会出口成章,成语、古文一串一串,给人一种才华横溢的感觉。他处理村民之间的矛盾纠纷,总是循循善诱,合情合理,既不偏袒强势一方,又不压制弱势一方,也不惧怕得罪有后台的一方。谁对谁错,他一针见血,公平公正,从不马虎了事,深受周围群众的拥护,慢慢地他就成为远近闻名的调解人了。

    记得我读中学的时候,农业学大寨热火朝天,为了学习大寨人改天换地搞社会主义建设,让荒山变良田,修水库,建梯田,当地革命委员会指定我二舅舅为水库工程总指挥。一个每天都有几万人出工的水库工地,民工来自各个人民公社,有时候,为了划分任务,计算土石方,难免造成矛盾,作为总指挥的舅舅又是忙测量,又是忙计算,还要负责民工的计划安排和各种矛盾的调解,真是难为了他。别看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省水利厅的工程师都称赞他“人才难得”,是一个合格的规划师、结构师和会计师。整个工程只用了四个月时间,除了省和地区拨款3万用于购买炸药雷管和水泥铁扎门以外,其余的钱一分都没有花费。工程结束后进行资金结算,用当时参加结算的县财政组吴同志的话说,“童声汉一分钱都没有浪费”。舅妈后来对我说,在当时的水库工地,你舅舅四个月没有回家一次,穿破了四双解放鞋,人也瘦了十一斤,回家后就生病住院,因为太辛苦,累得吐血,差一点就没有人了。

    小舅舅名字叫做童声浪,作为一个生产小队长,其实,在我看来有点难为他了。想起一些往事,到现在我都为他心理不平衡。他是一队之长,不要说自己是领导,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权力的人即使不拿什么好处,起码也不能吃亏吧。可是,我的小舅舅却是那种经常吃亏的老实人。

    小舅舅是那种原则性极强的人,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经过他们“班子”研究过,通过群众讨论通过了的,他总是坚持到底,不会改变。党的三中全会以后,当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田地、森林都要按人口分配到户。既然是农田,森林,就会有好有坏,有肥有瘦,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分到最好的田地,大家议论纷纷,就在群众担心自己拿不到好田地的时候,小舅舅提出,自己是共产党员,大家认为那一块最差就留下来给他,最后,他真的是得了一块又差又偏僻的田和地。有一次,我探亲回家和小舅舅谈起这次分土地的事,我说,“舅舅你分到的土地最差,现在后悔吗?”舅舅说,“共产党员不吃亏让谁吃亏啊?你如果当时在场,我相信你也会这样做,你会觉得后悔吗?”我被舅舅的反问弄得无语回答。

    现在,我的大舅舅在十几年前就去世了,离开人世的时候,他留给养子的遗产就是那一张木头桌子和两间泥巴房子,不过,在当地人的记忆中,这里曾经住过一个老头,他是个好人!

    二舅舅也已经九十高龄了,这个曾经在当地群众中小有威信的老党员,现在完全依靠女儿的照顾,自己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他一辈子辛辛苦苦,最终也没有留下任何可以作为遗产的东西,但是,他无怨无悔,还经常庆幸自己在二十多岁就加入了共产党,成为当地最年轻的党员。

    小舅舅的境遇就非常糟糕,他八十多岁却患半身不遂,我打电话通过亲戚寻问他的情况时,他让人转告我,现在农民也有新农合医疗保险,儿子在外面打工,基本上没有欠债,让我放心。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的日子里,我们一方面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的辉煌成就,怀念在各个时期为党的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英雄们,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忘记象我三个舅舅那样的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是他们任劳任怨、大公无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廉洁自律、严于律己的党员形象,支撑着中国共产党这座世界上最高最大的宏伟大厦;是他们用自己毕生精力保护着这座大厦不受侵害而挺立在世界的东方!

    面对像我老舅们这样的党员,有时候我心里一直在嘀咕:他们一辈子在农村,干的是农活,吃的是粗粮,住的是泥巴砖头房,要情调没有情调,说享受没有享受,既没有名也没有利。那么他们究竟图的什么?他们是弱智?应该不是,除了接受学校教育少以外,他们有着比一般人要高得多的聪明才智。是“被思想化”?应该也不是,有谁能够坚持几十年如一日在一个枯燥单调的环境中默默无闻的奉献着呢?其实,我们不用琢磨,也不要嘀咕,因为他们就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真正的共产党员!

打印】【复制链接】【转发邮件【一键分享 i贴吧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郑路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