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大型活动 > 伟大历程 >

女儿心中的王孝和:一个永远听从组织的人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8: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文字类银奖作品
作者:吴颖  推荐网站:东方网

  
  和许多普通人一样,王佩民也是通过照片“结识”了一位英雄——她的父亲王孝和。

  王佩民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也没有人正式向她“交代”过任何只言片语,所有的信息都来自母亲闲聊家常时的念叨和父亲身陷囹圄时留下的文字。

    “找工作,听组织的”

    王孝和出生在上海的一个贫苦家庭。尽管一家人生活拮据,可父母认为家里穷是因为没有文化造成的,宁愿自己多吃点苦也一定要送王孝和读书。王孝和没有辜负父母的苦心,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学期都会得到奖品和奖状。

  1938年,14岁的王孝和考入励志英文专科学校。他边学习、边做勤杂工,还挤出时间参加读书会。也是在这个学校,王孝和认识了高年级的一位地下党员许统权,在他的影响下走上了革命道路。1941年5月,由许统权介绍,王孝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期间,原本在外资轮船上当伙夫的父亲,因为常年和煤灰、粉尘打交道,最终压垮了身体,失业赋闲。丧失了经济来源的一家人更是艰难度日。眼看为了供自己读书,年迈的父亲每天要拖着虚弱的身体,挑货从浦西去浦东贩卖,王孝和决定辍学工作。

  和今天的学生求职一样,王孝和“广撒网”,同时报考了邮局、海关和电力公司,并且都被录取。

  “父母希望他去邮局工作,因为是铁饭碗、旱涝保收。自己希望去海关,因为学的是英文,在海关工作用到英文的机会多,能够发挥专长。可是,最终他还是去了电力公司,因为组织希望他进入电力公司杨树浦发电厂,参加工人运动。”说起父亲的这一次选择,王佩民用了六个字——坚决服从组织。

    “定婚事,听组织的”

    学过洋文、又有稳定工作,加上俊朗的外表,二十岁出头的王孝和一表人才,深得长辈的喜爱,“有户有钱人家也想让他当女婿”。聊起这些轶事,王佩民话语中时常夹杂着爽朗的笑声。尽管看似笑谈,但她说父母的婚姻其实也是组织“拍板”的。

  王孝和与妻子忻玉瑛是宁波同乡,儿时便定了“娃娃亲”,之后一个在上海求学工作,一个在乡下生活。转眼忻玉瑛都18岁了,已然是大姑娘,却迟迟没有等到王家的聘礼。为了一探究竟,忻玉瑛和母亲来到上海,可是谁想王孝和却依然摆架子。

  原来,王孝和误听人说忻玉瑛在乡下既信佛又嗜赌,心中已有决定,“不要吃的小菜是吃不下去的”。“据说他们见面那天,爸爸还是一百个不情愿,赖在床上不肯起,结果是姑母掀开被子,骂他没有礼貌、不懂道理,他才去的。”

  虽说是勉强赴约,可是两个年轻人却一眼就相中对方。“妈妈从来都没有掩饰过对爸爸的喜爱,常常回忆起他们见面时的场景,穿的什么衣服、逛的哪条马路、第一顿饭吃的什么,记得清清楚楚。王佩民边说边学着母亲的口吻,“你们是不知道那天穿着灯芯绒夹克衫的孝和有多漂亮!看到他心里就开心!”

  直到解放以后,忻玉瑛才知道她和王孝和频繁约会时,马路对面还有一个人正密切关注着他们。当时,王孝和向组织汇报了恋爱情况,组织派人暗中观察忻玉瑛,认为忻玉瑛头脑聪明,又不失农村姑娘的善良朴实,更重要的一点是她不识字,能帮助王孝和做好掩护工作。

  有了组织的肯定,王孝和才最终和忻玉瑛走到了一起。

    “撤离还是坚守,听组织的”

    在杨树浦发电厂,王孝和不辱使命。1946年,上海电力公司工人发起“九日八夜”的罢工斗争,王孝和表现出色,当选为厂工会干事、工会常务理事,领导工人与厂方斗争。1948年1月,王孝和当选为上海电力公司工会常务理事。党组织为了加强对工会的领导,将工会内的5名党员理事组成党团,由王孝和任党团书记。在血雨腥风的斗争中,王孝和冲在第一线。

  1948年3月底,杨树浦发电厂发生“铁屑事件”,国民党借此大做文章。4月19日晚上,驻扎电厂的特务造访王家,软硬兼施,威胁利诱王孝和“自首”。

  当夜,夫妻俩彻夜未眠。王孝和烧毁了家中的大部分资料,只将一小部分留在特定地点,以便于同志们拿取。他反复叮嘱妻子:“你千万不要讲今天的事,你要是说出去的话,你老公的罪名会越来越重,所以即使给你金条,你也不能说。”

  结婚后,王孝和夫妇感情和美,会讲英文的王孝和总是“hallo”“bye-bye”挂在嘴边,离家时还常吻别妻子,清贫的生活充满情趣。那夜,忻玉瑛苦苦劝说王孝和离家避险,甚至下跪哀求,求他为了年迈的老人、为了未满周岁的女儿,先回乡下躲避。

  王孝和拒绝了。对于自己即将遭遇不测,他早已了然。王孝和告诉妻子:如果我出不来了,你要组建新家庭,安排好一切,你把家里的东西都卖掉,安顿好自己的生活。

  两天后,国民党特务逮捕了王孝和。自此,王孝和再也没有回家。

  “后来我们才知道,当时组织已经决定让父亲撤离,只是这个决定还没有传达到他。他就是组织纪律性特别强,没有接到组织的通知,明知道自己即将被捕,他也坚决不撤离。”惋惜亲人生命的离去,但王佩民更钦佩父亲的凛然。

    “父亲狱中为我起名”
    从4月21日被捕到9月30日就义,王孝和受尽酷刑、死无所惧,而留给妻女,却依然是他的爱。

  王孝和被捕前,忻玉瑛就时有反酸症状。探监时,他关切地询问妻子:身体好些了吗?当得知妻子确认怀孕时,他宽慰哭泣的妻子,“你就要做第二个孩子的妈妈了,我就要做第二个孩子的爸爸的,为什么还要哭呢,应该高兴啊。”

  王孝和没有能够等到小女儿出生的那天。王佩民说,自己的名字就是父亲在狱中起的。“人家都问我,为什么我会叫这个名字。我说我真不知道,但是想来父亲心中是装着人民的吧!”

  十年动乱期间,王孝和莫名蒙冤成为“真叛徒、假烈士”。错失进入高等学校学习的王佩民,当了一名普通工人。“我们都很淳朴,一心向党,总是希望能够入党,多为人民服务。”回想起那个拼命工作、连续四次献血,以至于都半途昏倒的岁月,王佩民轻描淡写:父亲为了革命连生命都牺牲了,我们做这点算什么。

  如今,王佩民的两个女儿都已成家立业,她自己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岁。只是偶尔望着无忧无虑的外孙,王佩民心头会掠过一丝遗憾,“我们生活得那么好,可是爸爸一点福都没享到!”

    链接:

    牺牲前,王孝和留下了三封遗书。在给难友的信中,王孝和写道:“有正义的人士们,祝你们身体健康,为正义而继续奋斗下去!前途是光明的!那光明正向大家招手呢!只待大家努力奋斗!”

   在给双亲的信中,王孝和写道:“好容易养到儿迄今,为了儿见到此社会之不平,总算没有违背做人之目的,今天完成了我的一生!但愿双亲勿为此而悲痛,因儿虽遭奇冤而此还是光荣的,不能与那些汉奸走狗贪污官吏可比,瑛她太苦了,盼双亲视若自己亲女儿,为她择个好的伴侣,只愿她不忘儿,那儿虽在黄泉路上也决不会忘恩的!琴女及未来的孩子佩民应告诉他们儿是怎样为什么而与世永别的!!儿之亡,对儿个人虽是件大事,但对此时此地的社会说来,那又有什么呢!千千万万有良心有正义人士,还活在世上,他们会为儿算这笔血账的。……”

  而对于妻子,王孝和依然满是关爱:“我很感激你,很可怜你,你为我费尽心血,今天这心血虽不能获得全美,但总算是有收获的,我的冤还未白,而不讲理的特刑庭就决定了我的命运,但愿你勿过悲痛,在这不讲理的世上不是有成千成万的人在为正义而死亡?为正义而子离妻散吗?不要伤心!应该好好的保重身体!好好的抚导二个孩子!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是被谁所杀害的!嘱他们刻在心头、切不可忘!对我的双亲你得视自己亲父母一般,如有自己看得中的好人可作为你的伴侣,我决不怪你,而这样我才放心!但愿你分娩顺利!未来的孩子就唤他叫佩民!身体切切保重,不久还可为我申冤、报仇!……”

     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官方网站   

打印】【复制链接】【转发邮件【一键分享 i贴吧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张秋莲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