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大型活动 > 伟大历程 >

难忘的岁月——母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8: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文字类铜奖作品
作者:范会起   推荐网站:南海网

    一 、母亲是穷人家的孩子

    我的母亲吴爱兰,是海南省澄迈县仁兴镇人。母亲出生在20世纪20年代末,具体是哪一年,连她也说不清楚,只记得她的生日是春节后的第一个星期天。直到解放后,在部队里填写履历表时,我父亲让她写上“1929”年,于是母亲才有了出生年。此后,母亲就把自己的出生日期定在1929年2月。

    母亲是穷人家的孩子,她父母亲生下她弟妹4人以后,便陆续去世。为此,母亲从少年时代起就给人家当童养媳,挑起抚养弟弟妹妹的担子。那些年,年纪尚小的她插秧、割稻、种菜、挑水、砍柴,样样农活都做过。

    1939年,日本侵略者占领海南。母亲说,那时经常有日军飞机飞过村子上空。有一次,飞机飞得很低,村子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不一会,飞机开始轰炸,往村子里扔了几个炸弹,此时大家才慌忙逃命。以后飞机再来时,大家都忙着躲避,再也不凑热闹了。

    有一次, 日军到仁兴镇来扫荡,母亲一家和村子里的人都躲到山上。日军在村子里找不到人,就进山里寻找。当时,母亲一家和许多人都躲在一个山洞里,当日军搜寻到山洞附近时,母亲的小弟忽然哭了起来,村子里的大人立刻把小弟的嘴紧紧地捂住,此时哭声若传出去被日军听见,大家都无法活命。等日军走后,大家才发现小弟差点被捂死,好一会才喘过气来。后来,由于生活困苦,母亲实在无法继续抚养小弟,只好把他送给远处的人家收养。              

    二、 参加琼崖纵队

    1947年秋的一天,母亲的大弟在失踪了半个月后突然回来了。只见大弟身背着驳壳枪,跟着琼崖纵队某部事务长一起下山买菜。此时,母亲才知道大弟已经参加了琼崖纵队。那时,大弟仅十二三岁。大弟参加琼崖纵队这个事件,使母亲对现实社会的黑暗有了不同于前的认识,看到了抗争的力量。自幼靠劳动独自承担一家人生活的母亲,养成了独立与自主的性格,她不甘于旧社会命运的安排,为了追求新生活、追求妇女解放,她毅然跟着大弟上山参加了琼崖纵队。那一年,母亲18岁。

    母亲的家乡仁兴地区是琼崖纵队长期活动的地方。琼崖纵队为老百姓打日本、打国民党的事迹,母亲早有所闻,大弟的举动,促使母亲毫不犹豫地离开家乡参加了琼崖纵队。到部队后,母亲分配在琼纵一总队第三支队当炊事员。由于母亲积极努力工作,第二年她当了炊事班长。   

    1948年底,琼崖纵队所属各支队全部改为团,母亲所在的一总队第三支队改为琼纵第九团。不久,母亲的工作变动了,她先在团部当护士,后升为护士长。在第九团期间,母亲参加了那大袅翔岭、和舍、临高清和等战斗。母亲说,打仗时,经常一打就是几天几夜。母亲曾多次在战斗中抢救伤病员。那时,琼纵部队药品稀缺,西药不够用时,就用草药来代替;用过的纱布、绷带,都是洗过后多次重复使用的。

    在大军解放海南时,母亲所在的琼纵第九团,直接参与接应了40军两批潜渡部队渡海先锋营和渡海加强团。

    1950年4月17日清晨,40军、43军主力部队两万多人陆续在海南登陆时,母亲所在的琼纵一总队3个团全部参加配合作战。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解放了,饱受战争苦难的海南人民从此开始了新生活。同年7月,琼崖纵队改编为海南军区。原琼崖纵队进行了大调整,我父亲担任海南军区军法处副处长,我母亲调整到军区政治部直属工作队,后来又去了直属妇女队,任副队长。
   我父亲原是琼纵第七团政治处主任,在战争年代中与母亲相识,他们的缘分结于共同抗击敌人的战斗生活中。海南解放后他们就结婚了,之后相继生下我们姐弟3人。

    三、脱下军装后

    1954年,海南军区裁减女兵,许多女兵都复员回家乡参加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我母亲也复员了,做随军家属留在军营。这期间,母亲曾在驻地不远的地方工厂工作了一段时间。

    1955年3月,父亲到南京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政治系学习,时间两年半。当时政策允许军官带家属陪读,父亲先去了南京,随后警卫员才陪同我们母子4人一块去了南京。第二年母亲生了我大妹,我们家人也融入了大都市的生活,我两个姐姐也上了幼儿园,就这样,我们当了两年多的南京人。

    1957年7月,父亲毕业,领到了军校校长宋时轮上将签发的毕业证书。父亲分配回海南军区,我们也随父亲回到了海南岛。母亲仍做随军家属。之后,我们一家人随着父亲先后去了海南军区下属153独立守备团和132师。

    1964年,美国对越南战争升级,海南岛备战的气氛越来越浓,父亲所在的132师后勤部也把军官家属们组成了民兵排,母亲担任民兵排长。民兵排每个星期都有两天像部队一样进行军事训练,在第一次实弹打靶时,母亲就打了优秀,她很高兴。毕竟是个老兵,骨子里的勇敢和英气还在,宝刀不老。

    1965年3月,父亲因工作需要,转业到了海南铁矿(现海南钢铁公司),我们一家也随着父亲到了地方。父亲在铁矿担任领导,母亲则在铁矿家属委员会担任副主任。母亲和职工家属们一起开荒种菜、捡矿石、开饮食、搞副业、搞管理,等等,为矿山一线生产单位服务,一干就是20年。

    铁矿家属们对母亲印象最深的是,1970年毛主席发表了著名的“5.20声明”,当时全国上下一片沸腾。在全矿大会上,母亲代表全矿家属上台发言,母亲在台上大声念道:“东风吹,劲(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母亲浓重而有力的海南普通话,引起了人们的哄堂大笑,至今记忆犹新。

    1986年,在党和政府对革命老战士的政策关怀下,母亲离休了,享受离休干部待遇。

    母亲这辈子与父亲相亲相爱,几十年间,我们从未见过他们红过脸,吵过架。母亲是个普通人,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铁矿的一位领导曾对我说:你母亲没有一点干部家属的架子。这也是对母亲最好的评价。她在我们6个孩子眼中,一辈子任劳任怨,随遇而安。

    母亲曾告诉我们,她当了7年兵,打了3年仗,从艰苦的战争年代走过来。正因为这样,母亲常说:“我们现在已经很幸福啦!”平时,母亲常用战争年代艰苦奋斗的精神教育我们;现在,母亲已经离我们远去,但她的教育始终鼓励着我们。

    回想母亲一生,没有轰轰烈烈事迹,也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但母亲曾经是琼崖纵队女兵,我们为此而自豪。

     

打印】【复制链接】【转发邮件【一键分享 i贴吧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郑路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