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大型活动 > 伟大历程 >

在党的阳光下,彝家阿妹初长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8: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文字类金奖作品
作者:景斩   推荐网站:新华网

    小女是彝家的后代,生在内地,长在内地,高高挑挑的个子,白白净净的肌肤,黑黑大大的眼睛,具有彝家血统标准的鼻子配在鸭蛋般的脸上,在美女指数很高的都市里,也算一道风景。

    因为是彝家的后代,亲戚朋友们从小都喊她彝家阿妹,这一喊,就喊到她成人,以至于有的亲戚朋友要说出她学名的时候,还得想半天。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亲戚朋友的昵称中,常常带出彝家阿妹成长过程中的一些趣事,让人感到亲切,让人记住了在党的阳光下彝家阿妹成长的轨迹。

    去年,彝家阿妹顺利地完成了大学学业,并以所报考职位绝对分数优势,考上了政法体制改革生,成为了中国公安的专门后备人才。为把这一喜讯带回彝家山寨,我们一家专程返回故里。

    飞机落地时,彝家阿妹的小舅舅手捧一束青草,庄重地献给彝家阿妹。看到这场景,我以为是多年未回家的我们不了解现在彝家迎接客人的礼数了,献花变成了献青草。心想,或许是彝家山寨这十来年退耕还林成效显著,人们更崇尚环保了。没料到上车时,彝家阿妹的小舅舅笑哈哈地对彝家阿妹说:“快把舅舅的车喂饱,否则一会儿跑不动。”小舅舅的话刚说完,彝家阿妹一脸羞得通红,把青草塞进小舅舅的衣领里,连声说:“舅舅坏,舅舅坏哟!”这时,我们才反应过来,小舅舅又在用彝家阿妹小时候的趣事来逗彝家阿妹玩了。

    彝家阿妹4岁时,在彝家山寨听老阿普讲山乡巨变的故事时,说公路修进彝家山寨,在通车典礼的现场上,从未走出大山的彝家乡亲们以为汽车和牛、马一样,干活吃草,弄了一大堆青草去喂开进山寨的汽车,把一个通车典礼搞成了喜剧表演。结果,懵懵懂懂的彝家阿妹记住了青草喂汽车的情节,在小舅舅单位玩耍的几天里,天天去拔青草喂小舅舅单位领导的小轿车,弄得小舅舅单位的领导哭笑不得。

    汽车驶进彝家山寨后,我和彝家阿妹的母亲被安排在彝家阿妹的阿普家,从小疼爱彝家阿妹的小姨妈,要把彝家阿妹接到她家里去住。彝家阿妹想多陪陪老阿普,不愿去小姨妈家。结果小姨妈“阿波波,阿波波”地直逗彝家阿妹,打趣地说:“阿妹还嫌姨妈家是牛羊鸡狗挤在一堆哦,我们现在住的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居了,人畜早就分开了哟!”小姨妈说完,彝家阿妹一脸通红地说:“姨妈又拿我小时候的事来洗涮我了。”

    原来彝家阿妹5岁的时候到彝家山寨过彝族年,在小姨妈家喝完酒,跳完锅桩后,掌灯的时候,一直哭着不睡觉,一家人怎么哄她都不行。结果弄了半天,问她为什么?她抽泣着说:“不和牛牛羊羊住一起,怕、怕、怕。”那个时候,整个彝家山寨的住宿习惯没改变,人畜共居的现象处处存在,在都市里呆惯了的彝家阿妹的确不适应。

    到彝家阿妹二叔家做客的那天,一跨进门,婶婶就同彝家阿妹开玩笑,拉住彝家阿妹的手说:“这次不准在婶婶家夹屎夹尿了哈!”婶婶的话音刚落,一屋子的人笑得前仰后合。彝家阿妹挥起拳头,直擂婶婶,红着脸说:“婶婶坏,婶婶坏!”

    故事的由来是彝家阿妹8岁那年在二叔家过火把节,婶婶发现一天不解手的彝家阿妹捂着肚子在火膛边哭。起初以为她病了,结果大老远的把乡卫生院的医生请到家里一诊断,发现彝家阿妹什么病都没有。追问半天后,大家才知道,彝家阿妹夹屎夹尿,是因为二叔家找不到抽水马桶,彝家阿妹不愿在牛圈里解手。连夜连晚,二叔跑了十几里山路敲开供销社,买了一个痰盂背回家里,总算把彝家阿妹的解手问题解决了。

    大家说笑间,婶婶拉着彝家阿妹从卫生间出来后,彝家阿妹笑眯眯地对我耳语:“这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居里,还真的装上了抽水马桶了。”

    离开彝家山寨的头一天晚上,彝家阿妹的阿普,叫彝家阿妹的大舅舅杀猪宰羊,把一个村子的父老乡亲招呼到彝家阿妹大舅家的农家乐院子里。杆杆酒开坛的时候,彝家阿妹的阿普操着团结话,高兴地说:“今天,我们在一起喝酒,有两个主题,一是庆祝我们搬进新农村建设的新房子里一周年,二是庆祝小阿妹顺利地考上了公务员!”阿普的话音刚落,全场响起了“哟,嗬嗬”的欢呼声。还没沾酒就醉了似的彝家阿妹的大舅舅,接着阿普的话说:“我家小阿妹读完了一个大学要又读一个大学了,两个大学读完就是双学位的大学生了,哪家要同小阿妹说亲的,要有思想准备哦,大学加大学再加一个公务员,身份不一般哟!”大舅舅的这句玩笑话,引得全场哈哈大笑。为感谢彝家山寨的父老乡亲,彝家阿妹穿上了彝家阿米子享有的盛装,大大方方地走进人群中间,用甜甜的歌喉唱道:“走过九十九座美丽的山寨,还有一个寨子在等待。听过九百九十个美丽的歌声,还有一个姑娘在等待。美酒飘香在等待,满山花儿在等待。要是不走不行了,明年花开早早来。”合着彝家阿妹的歌声,乡亲们也放声唱道:“美酒飘香在等待,满山花儿在等待。亲爱的朋友朋友,请你留下来留下来。”

    这一夜,大家唱了一夜,跳了一夜。散场回到大舅舅家时,从不沾酒的彝家阿妹微微有些醉意了。她把阿普掺扶回房间后,站在客厅笑咧咧地对大舅妈说:“舅妈,我要洗澡!”大舅舅妈看着彝家阿妹可爱的样子,高兴地说:“这回大舅妈不给你烧水了,自己到卫生间去,太阳能热水随便你洗多久!”听完大舅妈的话,我们在场的人哄堂大笑起来。大家都记得,彝家阿妹15岁回到彝家山寨那年,在都市里养成天天洗澡洗头习惯的彝家阿妹,住在大舅妈家,大舅妈就成了每天夜晚为彝家阿妹烧热水的锅炉工了。

    离开彝家山寨那天,寨子里有车的人家都开着汽车来送彝家阿妹。长长的车队在青山绿水的山路上缓缓驶着,乡亲们用富裕起来的生活方式,给予了初长成的彝家阿妹最高的礼仪。眼前的这一切,我们一家人感受很深,是共产党给了我们彝家人幸福的今天,我们深深感谢共产党。

      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官方网站   

     

打印】【复制链接】【转发邮件【一键分享 i贴吧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张秋莲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