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大型活动 > 伟大历程 >

我的战友小孟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8: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文字类金奖作品
作者:陈黎明  推荐网站:新浪

    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那多病的身体随着美好季节的到来有所好转,也有心情看电视了,电影《英雄儿女》中激昂的乐曲,又一次打开我记忆的闸门,浴血奋战的抗美援朝战场中那一幅幅画面又浮现在脑海中,一个精干小伙子的音容笑貌反复流连于眼前,可我却想不起他的名字,或许是前两年脑梗落下的毛病,过去的许多往事变得模糊。

    我的心里十分难受,怎么跟随我4年的通讯员的名字也忘了呢?那天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眠,通讯员生前的一幕幕渐渐而近。我努力地想,当鸡叫三遍后,我终于想起了他的名字叫“孟繁元”。我悄悄起床,拄着拐杖,慢慢步行到宿舍前不远的东洲公园,落坐柳树下,清澈而平静的湖面升起的雾气让我思绪万千。

    1948年冬天,我从师部机关到连队当指导员,组织上派孟繁元当我的通讯员。初见他时, 19岁的小伙子稚气未脱的脸上显得有些腼腆,他告诉我他祖籍山东,当兵还不到1年。结婚3天就参军,新娘小他1岁,长得很漂亮。当他穿着军装、背着行囊同亲人告别时,新娘哭得泪人似的,舍不得与他分开,紧握着他的手,久久不肯松开,反复叮嘱他:“打完了胜仗,尽早回家”。到部队后,因一直南征北战,同家里失去了联系。连长有时同他开玩笑说:“你想不想新媳妇?”他总是笑笑不回答,他把对家人的思念深深地埋在心里。

    小孟平时言语不多,但是个十分细心的人,主要负责照顾我的日常生活,后来我到营里当副教导员、教导员,他也一直跟随我,一起参加了淮海战役。我们属于第二野战军兵工二团,一直随大部队攻打到四川成都新津、河南开封,进军大西南。我们一个团曾打败了国民党的一个旅,我还收缴到旅长的手表、匕首、呢子大衣等战利品。小孟一直在我的车前马后,当他清点这些战利品时,稚气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比我还要高兴。
在那战争年代,我们部队经常要夜行军,每人背着80多斤重的东西,包括枪、手榴弹、7天干粮、水壶、衣被等,整夜跑80至100华里,跑得脚底上泡连泡,身上到处是跳蚤、浓疮,当我体力不支时,小孟抢着给我背背包,再苦再累,他总是乐乎乎的,常笑着对我说:“等打完了胜仗,我就可以回老家探亲了。”他多么盼望战争早日结束,回家在坑头上亲亲他可爱的媳妇。

    全国解放之后,我们部队进行了休整。可朝鲜战争爆发后,我接到命令,部队随时准备奔赴朝鲜战场。纪律不允许回家探亲。本想胜利后就回家的小孟心情很不好,我好几次听到他在咒骂美国鬼子。每当他收到老家的来信,总是傻傻的将信封贴在胸口上,呆呆地坐上半天。看到他的样子,我不想打扰他对亲人的思念。

    1952年6月,我们奉命进入朝鲜战场。同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斗打得十分艰苦,敌我双方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双方皆死亡惨重。前后历时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区,落下炮弹230万发,岭上泥土平均被炸翻至少3米,环岭遭击毙的美军遗尸超过千具以上,我志愿军也伤亡严重。我所在兵工团主要负责路桥的建修,保障运输部队为前线部队的运送弹药、食品等。我是一营教导员,由于白天美国的飞机在我后方阵地轰炸,破坏路桥,严重影响运输,我们一般在天黑后抢修,但上甘岭之战打响后,我们接到上级命令,为了加快运输速度,要及时修理被敌破坏的路桥。我们的战士等不到天黑,在冒着敌人轰炸机密集炮弹下抢修。

    10月20日下午,我们营在紧张地施工,我的通讯员小孟刚任指挥班长,带头同战友们抢修被炸毁的桥梁。被敌机发现后,敌人拼命轰炸,十分危险,他赶紧叫战友们撤退,自己却不幸中弹。当战士向我报告孟繁元身受重伤的消息时,我立即赶到现场,把他从血泊中抱起。我一边组织医务人员紧急抢救,一边紧握他的手,高喊着:“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活下来,家里的父母和新娘在等着你!”但他已经不能说话,只能用手指了指上衣口袋,我从他染满鲜血的袋里,拿出两封信,一封是写给党组织的入党志愿书,一封是写给父母和媳妇的家书,字迹已被鲜血染红,模糊不清……我的手在颤抖,看着通讯员的眼睛在慢慢合上,无法睁开,我的心如刀绞。他才23岁,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去了。 4年中,虽然我是他的首长,但我们处得就象亲兄弟一样,这样的好兄弟在自己眼皮下被炸死,痛苦得让人揪心,让人无法忍受。

    天渐渐黑了,敌机都一溜烟飞走了,我抱着小孟尚有温暖的躯体,心中不仅仅有着难言的悲伤,更多的充满着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

    战士拿来新的志愿军军服,我们一起为他整理遗容。夜深了,我抬头遥望悬挂在天空中的月亮,心中呼唤着小孟的名字,4年来是他一直在照顾我,而我没有很好地照顾他。从此,我再也见不到他,很长时间我无法面对他的离去。

    1953年8月5日,是回国前的那一天晚上,我又一次失眠,通讯员的身影一直在我的眼前闪现,他苦苦地哀求我:教导员带我一起回国,我的理想还没有实现,我要去看望年迈的父母,去拥抱心爱的新娘……想着通讯员,我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我的心在流血,决定回国后,一定要替他看望他的父母和新娘。

    我回国后,由于多年的南征北战,得了慢性肝炎,不能正常工作,组织上安排我休息疗养,直到1956年12月,身体有所好转,组织上把我转业到齐齐哈尔市运输总站任党支部副书记。那时我一直在想要到小孟的老家,去探望他的亲人,但由于工作忙,抽不出身。1959年,我旧病复发,当年调到老家海门工作,35岁才结婚。从1966年到1977年,经组织同意,在家休养11年。此后,去小孟家乡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成了我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和深深的痛楚。

    弹指一挥间,小孟离开我们已经57年了,他的身躯永远留在了朝鲜的土地上,如果他活着,今年该是80多岁的老人,也会子孙满堂,享受着胜利所带来的天伦之乐。

     伟大历程网上作品大赛官方网站   

打印】【复制链接】【转发邮件【一键分享 i贴吧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张秋莲

留言评论